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完璧视域

影人·诗人·文人·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锦江记忆》15:锦江上船帮往事(有完璧摄老照片)  

2017-06-11 10:33:38|  分类: 成都·掌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作者:张鑫伟

 

 锦江,与岷江、长江相通,自然商贾云集。运送货物的船只变成了锦江中的一道风景。帮口组织便应运而生。

 

 

 《锦江记忆》15:锦江上船帮往事(有完璧摄老照片)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世纪30年代从四川乐山驶往成都东门的船(陈志强提供)

 

 

 锦江历来有两大帮口组织:商帮和船帮。商帮一般由专业商人组成,总帮口下分五个专业帮口,分管各行各业,专司盐巴、丝绸布匹、煤炭、粮食、杂货等的运输。由此可见,商帮为货物调度分配,属于运输准备阶段,和普通的船工利益冲突不大。而另一重要的帮口组织,就是船帮,它掌握着锦江上航行船只的兴衰成败乃至船工的命运。我们的故事,便从此处开始。

 

 从清末至民国初年,船帮只有一个总帮,设在乐山,彭山江口有一分支。其组织成员代表,既有豪绅地霸,也有船工、船户。笔者曾听一位老人说:船户就是“老板”,而船工有三种,掌舵者曰“太公”,篙手称“桡夫”,或自称为“船拐子”,此外还有纤夫。无论船户、船工,他们的命运大多是悲惨的,尤以船工为甚。

 

 有船的地方,当然有强横之人,人称“船霸”,没有人惹得起。船户多为破产贫雇农,不甘船霸压榨,于是找些亲戚、朋友、邻居,或者独家集资,买条小船营运养家糊口。而船工则绝大多数人都是来自农村的破产农民,实在是没有生路了,才走上船工之路。船工小调中有这么一句悲凉的唱词——“死了莫有埋”,生动地道出了这条路的悲惨与艰难。

 

 船工、船户之所以凄惨,那是因为有船霸的压榨。船工、船户们惧怕的,有“六大关卡”。 

 

 《锦江记忆》15:锦江上船帮往事(有完璧摄老照片)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船工的漂泊(完璧摄影)

 

 

 第一卡:招雇就交钱,报酬要克扣。船霸的船只大、数量多,需要船工也多。他们知道,不在招雇这一关上进行卡压,非但便宜的劳动力捞不到手,一般船户也低不下头来。于是船霸强行在其帮口内增建“经纪”组,选其得力的爪牙充任“经纪”。按照新规规定,任何船工,不经过“经纪”介绍,就不得上船工作,任何船主不得自行接纳船工。船工被雇用后,每上航成都一次,必须交介绍费800钱至一吊铜圆。对于贫苦的船工来说,这可不是个小数目。旧行规规定,上一次成都以4天航程计算,发米4~5升。而船霸将其改为3升。这样,船工每被雇用一次,就要交纳一笔不菲的介绍费,余下的就所剩无几了。如果运气不好,船到成都卸货后,找不到回航的摇橹工作,就只能步行返家,这又要耗去一部分口粮,因此能拿回家的粮食,最多有两升,一家老小,便靠此度日。

 

 第二卡:意外停航,伙食自理。以前的老规矩是:上航成都一次,日程为4天,中途如遇强烈风暴或因故而停止航行,其超出日程无论多久,船工伙食全由船主供应。船霸对此又立新规:4天航程之外伙食由船工自理。船工们还有什么选择呢?本就报酬低微,再自理伙食恐怕还要倒贴,唯一选择就是拼了老命,起早摸黑的干,哪怕是风雪交加的日子,哪怕冬天的雪水浸透肌骨,不到码头就不能歇息。许多船工的身体就在这没有休止的劳作中垮掉了。 

 

 《锦江记忆》15:锦江上船帮往事(有完璧摄老照片)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世纪80年代府河上船工的家(水梅子提供)

 

 

 第三卡:不卖命就吃“官司”。洪水来临,是船主收入较多的时期,但对于船工舵手来说,却意味着既有可能葬身鱼腹,更有可能吃“官司”。水大浪急,船只又超载,连接船的藤条负荷超过平时一至两倍,因此,在洪水的冲击下,纤绳随时可能断开,船只也随时可能翻沉。按规定,灾难如果发生,船工必须下水抢救,哪怕仅捞到一条船板也行。否则就应赔偿损失,拒绝赔偿,那就只有蹲监狱。所以船工下水打捞,便拼命抢捞船板,因为捞到船板,既能保命,又可免去牢狱之灾。但因抢捞船板而淹死的众多船工,却无人问津,很是凄凉。

 

 第四卡:不能干活就丢上岸。船工最大的威胁是中途生病。如果被雇用,临行前,船工的父母妻儿等亲人,都要千叮咛,万嘱咐,再念叨着“菩萨保佑,祖宗保佑,平安去,太平归”的词句。这是船工家属饱经惨痛教训的现实反映。船工一旦生病,既无钱就医,也无钱买药,只能咬紧牙关硬扛着,顶得过就算万幸。如果病情加重,不能干活时,等待他们的便是目不忍睹的惨况。船霸及其帮凶,立即将病人和他的物品一起抛上河岸,自顾自地离去。被抛上岸的生病船工,如果遇上好心人,或者同船有人捎信给他的家属,亲人赶至河边,也许能捡回一条性命。但无上述机遇,那就只有一死。所以锦江两岸的芦苇丛中或崖壁间,不时有臭烂尸体被发现。也有很多船工的亲人寻尸体而不得,哭泣着离去。

 

 第五卡:克扣最基本的伙食。每年入冬到来年春季,是枯水期,锦江水流量大减,江面狭窄,如同小溪,从望江楼到中和场的一段河道上,连小孩子都可以涉水而过,这时行船,非常困难。但那时却是货价大增,货物需求量大的时候。大商贾及兼营商货的船霸,为了丰厚的利润,更抓紧时间拼命抢运,这可苦了船工们。因为水浅船多,锦江上舟楫头尾相连,长达数十千米,昔日锦江的“挤帮”之说就由此而来。这时候,船霸就以航行时间来“卡”船工。按平时锦江的水流量,到达成都只需要四天。但枯水时节,上行一次需12天,是平时的3倍。可船霸所发工米(给船工的报酬)仍照平常4天计算,其余8天的劳动果实,就被船霸吞食。更苛刻的是,供应船工的伙食规定为头4天每日供应3餐,4~7天改为两餐,7天以上则改为一顿干饭一顿稀饭。

 

 第六卡:卸货完了就解雇。招雇船工的期限越短,就越有利于船霸的剥削。所以,船霸规定:上行一次成都,卸货后,就算一次招雇的结束。船工卸货后,都忙着去争取摇橹的下航工作。(上成都为逆水,称上航;回程为顺水,称下航)船霸为了得到便宜的劳动力,下航一般都不付给船工米粮。船工们想求得回程中两顿饭,都非常不容易。在洪水季节,还有二桥一滩之险。这就是桂溪、中和之两道石桥,桂溪、中和毗连之鸭婆滩。船只触到桥墩而翻沉或因大浪汹涌而被吞没的事情时有发生,不少船工因此而溺死,成了“有命上成都,没命回家乡。”

 

 除“六卡”外,还有苛捐重税“十四关”,从成都至彭山江口,水路全程仅60千米,但税关竟有14个之多,平均4千米1个。从成都安顺桥起关,沿河而下,有望江楼、三瓦窑、高河坎、中和场、姐儿堰、中兴场、黄土场、苏码头、付家坝、古佛洞、黄龙溪、半边街、彭山江口,税关多如牛毛。

 

 

 《锦江记忆》15:锦江上船帮往事(有完璧摄老照片)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船工(完璧摄影)

 

 

 这些可怕的税关蚕食着船户的血汗,正税、杂税、船捐加上“送礼”,其税额占其收入的20%以上。税关使不少船户及小商小贩相继破产。所谓送礼就是一般船户的船只通过三关时,每关都必须送上几只鸡、鸭、兔或干肉之类的礼物。要不然,轻则故意在检查时把货物翻腾得乱七八糟,使货主以后不雇其船承运;重则设置骗局栽赃船户。例如将几颗子弹或别的什么武器,先暗藏船上,然后检查出来,就以“通匪罪”惩办。

 

 对于船霸来说,却不是这样。他们与官僚、军阀、地霸勾结一起,气息相通,因此,其船只一到关口,根本就不停靠,只需打个招呼,就扬帆而去。那些有丰厚利润、容易装卸、且又不易损坏的货物,均被船霸抢先占尽。落到一般船户头上的承运货物究竟怎样,就可想而知了。因此,船户从货进船舱就开始遭到折腾,再经过高额税收的压榨盘剥,所以不少船只到成都后,就已经债台高筑了。不但没有钱赚,连日常的生活开支,都无以为继。最后只能变卖船只,宣告破产。小商、小贩的处境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

 “船帮时代”前期,豪绅和船工们还可以一起商量帮务,船工的福利稍微有些保障,但后来,豪绅为了更大的利益,想尽办法排挤船工代表,一手把持了船帮所有事务,独断专行,为所欲为。船工们找帮会,讲道理,揭露豪绅的卑劣行径,要求另立帮会,但终因势力不大,没有实现。大约在1914年~1915年前后,船工、船户们忍受不了船霸的压榨,终于“自立门户”,成立了船工、船户帮,他们把原来的船帮称为船霸帮,以示区别,但这一组织在成立的30年中,始终不能摆脱船霸的压制和操纵。

 

 1934年~1935年间,成都曾爆发了一次波澜壮阔的船工与船霸的斗争,起因即为锦江上的“挤帮”。“挤帮”之时,船工的劳动相当艰苦。除舵工外,其他的船工每天都要泡在刺骨的水里,用头和肩硬顶,船只才能缓缓前进,一刻歇息,船只就会搁浅。因此船工们饿得很快,吃得多。但当时船工微薄的口粮却被船霸克扣得非常厉害。船工们每天吃3餐都不够,哪还能经得起日食两餐或一顿干饭一顿稀饭?船工们忍无可忍,于是他们很快联合起来,离船上岸,不撑船、不卸货、不准任何人上船替代,开始了罢工,并喊出“饿死不如造死”的口号。这时候,船工帮口“帮会”也站了出来,乐山和彭山江口的船工也组织起来,参加到了罢工的斗争行列中。如此浩大的声势让船霸们害怕了。不得已,船霸作出了让步:每日恢复3餐;超过4天航程以后,每3天补发工米1升;恢复以往航程4天发工米4~5升的规定等。这样,斗争的风浪才逐渐平息下来。这是锦江船工和船霸进行的最大的一次斗争,也是最大的一次胜利。

 

 可恨的“十四关”,直至蒋介石入川后才全部撤销,取而代之的是统一的税关,按其规定,每运1次的货和船交两捐,只各交纳1次捐税即可,附加税的征收亦一并撤销。当这一消息传到船工、船户与小商、小贩耳里后,大家欢呼雀跃,欢喜万分,以为数十年心中的积怨可以消除,船霸或许能收敛其专横的行为……但是,事情并不是人们想像的那样。新的税关刚一开征,立刻真相大白。原来新的税关,是将原来14个关口的税额总计起来,作一次交纳。除附加税减免外,正税丝毫未减。船霸用以压榨船工的六卡,依旧没有变化。直至新中国成立,“六卡十四关”才被彻底废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