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完璧视域

影人·诗人·文人·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锦江记忆》5:母亲河水锦江来  

2017-05-22 10:08:46|  分类: 成都·掌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锦江记忆》5:母亲河水锦江来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完璧  摄影 2008

 

作者:李 娜

 

旧时,老成都人最早一般不知道环绕自己家乡的两条河叫“府河”、“南河”,只知道是“东门大河”、“南门大河”、“北门大河”、“新南门大河”,而锦江宾馆那一带的河倒知道有一个雅称:“锦江”。

  

《锦江记忆》5:母亲河水锦江来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完璧摄影 2008

 

这些大河在安顺桥(今锦江区合江亭)前相接,二水汇合处,河面变宽,形成一回水处,河底很深,人们叫它“状元沱”。相传早年一个状元坐船经过这里,遇风浪船毁人亡,多少年,一代又一代的儿童和少年在这“状元沱”游泳嬉戏,将“府河”、“南河”点缀得生机勃勃,风光无限。

 

成都人就在这四门环绕的大河中,生于斯,长于斯,成于斯,过着平静恬淡的生活,那时既无尘土的飞扬,也无噪声的喧嚷,站在庭院中,也无耸天高楼的遮挡。黄昏时分,西边雪山晶亮巍峨的姿影突立在云层之上,可人可心,配着成都四周锯齿般高大雄奇的城墙,像在吟哦着杜甫的诗句:“锦江春色来天地,玉垒浮云变古今。”

 

20世纪50年代,其实,一直到60年代初,锦江是温柔的、宁静的、清新的、透明的、多情的,但也是纷扰的、喧嚣的、神秘的、变幻的,像一串动人而又扰人的音符环绕着成都。

 

锦江的水滋养着成都人。成都市虽然有很多井,有道是“挖地三尺就是水”,这井水虽清凉明净,但一般人是不会用井水来煮饭、烧菜、泡茶的,住在城里边的人宁愿拿钱买河水吃。那时,街上常有人力车拉着一个大黄桶,里面装满了河水,挨家挨户运送,连茶馆也要标明“锦江香茶”,以示没有用井水。大概井水离家户人家近,而那时每个院子都有旱厕,可能是怕脏水渗透到井里去的缘故吧,但河水的纯净可口无怪臭味、腥味的确是事实。住在河边的人就大得其便,境况稍差的人家自己担水,境况好的人家就每天请人担。

 

沿河不少青壮年竟以担水为职业。茶馆门前常看见一副木桶横陈,木桶已生绿苔,说明担水人资格很老,卖水人在茶馆喝茶聊天,一有人家呼唤,即刻动身。这些担水人还练得一手担水本事:扁担闪悠闪悠,两手并不拉着桶绳,也不掌着扁担,有时甚至抄在胸前,水却不溅出,水桶也决不会失去平衡,时常引来街上众人观看。当然,担水人就更得意了,竟将腰肢扭来扭去,学戏台上花旦的动作,水桶里的水依然不溅出。现在四五十岁住河边的成都人,小时大都有在河里担水的经历:那锦江水是一碧澄澄,浅处卵石毕现,深处是一汪碧玉,踩着几处大鹅卵石,在水深处将水桶一侧,清亮的河水立时灌满。夏天的水虽然浑浊点,但倒在水缸里,用白矾一镇,不多时水也就变得透清透清的。如果小孩偷懒,贪近便担了井水回家,大人一吃居然还会发现:“瓜娃子,打井水干啥?”弄得你再不敢弄虚作假了。

 

住在河边的人好像皮肤都要白净光亮些似的。河水的滋养,河风的滋润,河边的空气要多清新有多清新。沿河散步,那丝丝清凉的河上升起的淡蓝色的雾,仿佛将每个毛孔都亲吻着,令人心旷神怡。成都人常说“河水养人”,这句话浸润着成都人对母亲河多么深厚的眷爱之情。

 

《锦江记忆》5:母亲河水锦江来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 完璧摄影

 

 

 

东门大桥一带是繁华的水码头,水津街,顾名思义,码头也最多,和对岸的珠市街一起组成成都繁盛一时的码头文化。店铺一间接一间,旅馆也数这方最密集,天不亮,就人声鼎沸,夜半了,还灯火通明。几片房屋相邻处常常有通往码头的长长石梯,有的宽大,每级石梯五六米长,码头入口处还有石砌的牌坊;有的窄小,每级石梯一米长左右,而且两边的房屋墙又高又直,石梯沿墙而下河岸,也长长的,起码也有一百多级。抬头望蓝天,只有狭长的一线,往下看,河水滔滔滚滚,显得很有些神秘莫测。而沿着这条大河,确实有许多动人心魄的事发生呢!

 

母亲河沿岸都是天然游泳场,特别是成都四门的大桥头,那更是集跳水和游泳为一体的最佳场所了。万福桥水缓波平,万里桥河宽水急,百花潭水深浪涌,各具特色,而其中尤以东门大桥为最佳,河面宽阔,水急浪翻,而回水处又显得波平如镜,再加上两岸大石砌成的水码头最多,俨然天然的跳水池、深水池,而浅滩处河沙柔软,卵石光滑,仿佛天生的戏水池。一到夏天,小伙子们都光着身子,穿红色三角游泳裤,站在岸上,如蚁阵一般,而水中人头攒动,水花四溅,正宗的游泳池也难得见到这种盛况。大桥桥南的栏杆上,那是跳水高手大显本领的好地方,时不时有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挺立桥头,然后纵身往下一跳,但是大都是“跳炸弹”(脚向下直立跳下),激起的水花与欢笑声浪相和。桥北三多巷和对面王爷庙相对处,河面更显宽阔。三多巷外河水处,有层层石级,一个接一个的小伙子在这儿“跳飞燕”。王爷庙前水势平缓,河滩宽阔,且有柔软平整的沙滩,许多半截子幺伯儿(小孩子)便在这里戏水嬉玩。这动人的年年夏天都有的游泳图景一直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初。

 

东门大桥往北200米处,是有名的启明发电厂的所在地,高大的河边围墙出口处,一股巨大的水流日夜不息地往河中奔吐,有如人造瀑布,河堤和围墙上藤蔓丛生,杂树倒挂,很有点山野情趣。最好玩的是,启明发电厂在这儿用竹笼石头横拦住河水,将水位提高,中间只有几米左右空处,河水充沛而下。站在竹笼石头上,可以尽情嬉戏河水,到了春天,赤脚踏上这拦河堤,其佳妙处不亚于登上天然岛石。水是那样清,一群群米粒大的小鱼时而凝止不动,时而群翔远逝,捞起河中的青苔,青苔里有时还会裹挟着银色的小鱼和琥珀色的小虾。而春天河中随流而下的原木那更是孩子们天然的独木船,大的原木直径可有一米,长约四五米,水性好的或坐或站在原木上,用一根竹竿将原木撑来摇去,煞是趣浓,如果原木滚动,一下掉在河里,待游到岸上,早已冷得嘴皮发乌,浑身起鸡皮疙瘩,两腿如筛糠了。启明发电厂内有几株高大茂密的梧桐树,上面栖息着成百上千只乌鸦,它们时时漫天飞舞,鸣噪声交织起伏,就如处在大森林之中。

 

小孩在水中玩腻了,便在岸上打游击,藏猫猫,爬树子,逮花生虫或捉蝉子,粘丁丁猫(形似蜻蜓但体小得多的一种昆虫)喂蚂蚁,大河两岸简直成了他们的乐园。有时,调皮的小孩对着河中漂来漂去的“鱼老鸹”船大喊:“鱼老鸹吃蕻菜了!”或向蓬船上的船夫耍笑:“船老板吃不吃苋菜?”这些在水中作业最忌讳的字眼当然招来一顿好骂,小孩们便在一阵嬉笑声中一哄而散。

 

 

《锦江记忆》5:母亲河水锦江来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完璧 摄影

 

 

锦江的桥头有许多饭馆茶楼,临河而建,绿树掩映,碧波船影,河风清爽,东门的品鱼楼,南门的万里酒家,都占尽地利。品鱼楼店堂别具一格,店面和街面虽然高低一样,但进得店来,一级级石梯依次而下,有如从楼上走到楼下,整个大厅窗户四开,河风飒飒,出得门来,一色栏杆,有层层梯石延伸到东门大河,河里放置有数十个特大竹笼,用铁链相互套着,竹笼里养着鲜鱼、鲜虾,顾客随叫随逮,有时顾客还亲自到河边竹笼里尽情挑选鱼虾,真是名实相符的“品鱼楼”。沿河的茶楼数不胜数,都是借河岸空处,绿树荫下,摆放着数十个甚至上百个竹椅,或檐下,或河边,随意设置更使人觉得舒心方便。万福桥边一沿河茶馆,充分利用河岸之便,茶客们沿河散坐,人多时一眼望去,竟不见头尾。

 

《锦江记忆》5:母亲河水锦江来 - 完璧 - 完璧视域 

 

沿河居民中,不少人充分享受“河水养人”这个便利,也利用它为更多人分享。推豆腐、点豆花的作坊特别多,豆腐细嫩如脂,洁白如雪,豆花更是清爽回甜,如膏如饴,成都人依靠锦江辛勤劳动,用母亲河的乳汁养育自己。

  大河中,不管春夏秋冬,总有人在浅水处用一薄小板做成的呈倒三角形的小摇船,在水中不断晃荡,通常是一人在深处挖沙,另一人将三角摇船中的沙不断向外摇,沉沙渐渐摇出,剩下的沙就有许多细小金亮的沙金,人们称他们在“淘沙金”,他们通常要在水里淘好几个小时,至于收获如何,不得而知,但在人们印象中,他们是长年累月这样泡在水里,不断地挖呀挖呀,淘呀淘的。

 

锦江的两岸有大片空地,或杂草丛集,或灌木聚生,一些临河人家便在这空地上放养着几只羊子,他们不是图羊肉吃,而是每天挤羊奶。那时,总见有人拿着一本书在河边坐着,边看书也边看养着小羊子。间或有些空地,河边人家将它整理出来,种上白菜、莴笋、芋头、海椒等四季蔬菜,河岸不大平整的,就种上南瓜、丝瓜、扁豆,据说成都人以前吃的蔬菜,这河边空地和城里的空地种出来的就基本可以满足了。

 

河岸上处处丛生着灰灰菜、野苋菜、马齿苋、棉花草,家境清寒人家的孩子,就常常背着背篼或提着小竹篮,沿河走一遭,便可采摘到大半背篼或一竹篮野菜。春天,棉花草最多,初夏,灰灰草最嫩,夏天,马齿苋长得又肥又大,而野苋菜四季皆有。其中最妙的野菜是棉花草,又叫艾蒿草,用它来做的艾蒿馍馍乃是川西坝子的一种民间小吃。

 

那时,夏天发大水时,总有人在河边走来走去,手上拿着一根前端有弯钩的长竹竿,向河里搜寻,河水中漂着的树根、短木、杂树,他便一一捞起,晾在岸上,黄昏时,便收拢,能聚得好大一堆,那是在河边“捞柴”。临河一些人家靠这河中捞来的柴火寥补炊用。那些粗大的原木是没有人敢捞回家,哪怕搁浅在岸边。顶多有孩子用柴刀将原木上的树皮刮掉而已。

 

但母亲河也有咆哮的时候。1961年夏天,接连几天的暴雨使岷江上游的水奔泻而下,母亲河如野马脱缰一般,呼啸腾涌,沿河竟冲下连屋顶的房子,房子上还有人趴着,无助地呼喊。从上游冲下来的原木堵塞了东门大桥,原木越聚越多,河水被阻挡,水位越来越高,政府出动工兵部队炸散了原木才将大桥保住,河岸人家才免去灭顶之灾。1981年7月,母亲河又一次发难,新修安顺桥(1947年夏季安顺桥被冲毁,后建简易便桥,1980年重建)被看水的人压垮,还有人葬身鱼腹。

 

但母亲河更多的时间是温柔亲情的,住在河边的少男少女因此也显得特别多才多艺还多情呢。

 

 

《锦江记忆》5:母亲河水锦江来 - 完璧 - 完璧视域

完璧 摄影 2008

 

 

早晨,河风中,一些姑娘小伙对着河水练声,咿呀之声不绝于耳;黄昏,在波光岸影中,也有人在岸边独自拉着小提琴、二胡或弹着轻松的吉他,或吹着悠扬的笛子,轻快优美的旋律飘荡在静静的河面上,随着河面上淡淡的烟似的水雾,轻轻地撩动着河岸边人们的心扉。

 

大约是1965年夏天吧,东门三多巷的一群姑娘小伙天天晚上在巷口河边乘凉,年轻人天生喜欢唱歌,你一句我一句,你一首我一首,越唱越高兴,越唱兴趣越浓,便向对岸天仙桥街的姑娘小伙对歌,他(她)们纵情地对唱自己喜爱的抒情歌曲。对岸一曲《喀秋莎》,彼岸一曲《九九艳阳天》,再一曲《刘三姐》,又一曲《红莓花儿开》,竟引发了一场类似晚会的赛歌。在这炎热的夏天,年轻人在这儿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 

其实,母亲河环绕成都也成了成都的天然护城河,这大河便与高大雄伟的城墙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 

河水缓缓流淌,城墙静静伫立,河边桥影如虹,城上城楼巍然,依河而居的人们前有大河,后有城墙,居家生活平添无数乐趣:春天游河踏青,夏天登高避暑,秋天中秋赏月,冬天俯观雪景。孩子们更是得天独厚,城墙上放风筝比在河边放安全稳妥多了,河边虽有河风,但风筝一个跟斗栽下去就捞不起来了。城墙上天地宽阔,风也大,一任自由奔放。夏天晚上“打游击”,躲在树丛中,或城墙残破低洼的地方,分成两国,打得难分难解。

 

这城墙上还是青年男女谈恋爱幽会的好场所。看下面万家灯火,母亲河波光如粼,一对对情侣依偎着,倾诉着绵绵的情话。当然,遇到好事的调皮小孩,从暗处丢一块瓦片过来打扰的时候也有,但只要不理睬,孩子们也不会一直胡闹下去。

在河边、城墙上,常有青年学生拿着课本,或默读英语,或朗诵语文,特别是早晨,河风清新,城墙上的空气新鲜,最适合读书了,对着初升的朝阳,别有一种青春豪情。

 

(待续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