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完璧视域

影人·诗人·文人·行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登山旧事  

2015-10-27 10:27:11|  分类: 散文·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谁无登山经历,攀三山五岳,踏高岭浅丘?我喜好登山,犹有三次,至今不忘。
 

登山旧事

 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,十九岁。刚工作,即横跨半壁河山,去了西北边陲。那时的我,有着多么自信的感觉:假如梦想,就会成功。雪后初晴,走上大街,望见一座大山赫然矗立(注:此山为新疆天山,城市为乌鲁木齐),占据半个蔚蓝天宇,积雪反射朝阳的光辉,无雪处露出岩石,纹路清晰。山是那么近,仿佛伸手可触,上前几步能碰疼鼻尖。我决定爬山去。当轻快的大步变得蹒跚时,城市被甩在了身后,而雪山被旷野缩小了许多。只管一个心眼走下去,田间小路顶着偏西的太阳到了尽头,再翻一个坡,蓦见坟冢乱布,禽木全无,而雪山一手托着西坠的日头,一手还在挥动着诱惑,嘲笑我的愚笨和狂热。我把这当作可笑之事,羞于启齿,不久就丢在脑后。
 
        第二次,二十二岁。开天辟地,我为自己拿了主意,旧的生活日渐沉闷,而未知的则具有磁石般的引力(调换工作,也叫“跳槽”)。我开始用理性为梦想打造支架了。在无悔地跨出门槛迈向新天地的间隙,我独自一人去了四川峨眉山。傍晚五时,居然有勇气再爬三十里山路!已不得不拄着树杖,对面山头急急扑来大雾和暮霭,白昼如鱼,匿于夜之深潭。我感到生命将颠连于孤苦无援,心脏的旧疾(注:曾几年前得过风心病),体质的虚弱,以及饥饿,轮翻袭击着我,极度的困倦几乎让我昏睡在冰冷的岩石。真想就蜷缩在四月还飘着雪雨的山野,解脱下这沉重的铁甲啊。然而我竟没有害怕,并且相信总能看到黑夜中闪耀的烛光。终于,头上那堵不断上升的高墙般的黑森林,忽然出现了豁口----凭经验断定,寺院就在上面,于是咬紧牙关,几乎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攀爬上去……这虽是一次幼稚的自信和鲁莽的勇敢,却使信念和意志受到空前的考验,也为后来理性地思考和尝试一个个梦想,忍受一次次成功前的磨难和煎熬,奠定了基石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第三次,三十五岁。常常登山,弈常常历险而不知危,然待一昧后顾而生忧时,又当如何呢?一次异地采访,途经四川阿坝“危关雕楼”,过吊桥,穿藏寨,攀援羊肠小道。山头,高踞的雕楼虎视耽耽,红军当年就是从这条必经之路闯过枪林弹雨,北上抗日的。在雕楼之上另一山头,还有一处被毁的旧庙,据说是解放初期剿匪时小钢炮轰塌的,后无人重建。我随友而上,始有石级,继而荆棘丛生,道路难辨,山羊粪随处可见。友力健,早已上去。我回望无人跟来,雕楼已如积木,人悬心悬,勇气已去了一半,颤栗着爬到残垣断壁处,人高石墙挡住去路。喘息未定,颓然靠壁而坐,晕晕地再望山下,山鹰在脚下盘旋,汽车如甲虫爬行,不禁十分害怕,对生命和爱的原始崇拜让我怯懦(注:已有妻女),一心只想下山了。忽又有女性勇者后继而来,来不及掩藏起羞愧,勇气已回到身上,遂又辟路攀藤,一鼓作气,上了山顶。山风翻滚衣襟,也清醒头脑。我想,冒险,是一种挑战,生活亦然,倘若生活给予我们的成功、荣耀盛极一时,面对新的挑战,或许因既得利益而畏缩不前,错过在新的高度俯瞰世事的机遇。
   
        三次登山,已近不惑,体力更逊当年,而心智日盛,此人生乐事也!
 
      (原文曾发表于1992年《成都消防报》·图片摄于西安乾陵<武则天墓>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